聽人說藝術, 而老邪的自知之明告訴自己說,藝術這兩個文字是老邪一輩子也沒辦法瞭解的東西,這幾年隨著年紀的增長下來,慢慢的對藝術有新的看法,就好像攝影一樣,其實人人都有藝術的天分,而是在於有沒有思想。常常喜歡問老師一個問題,是先有照片才有標題,還是先有標題再有照片。其實老邪自己知道自己拍的東西其實是沒有靈魂的。

因為老邪一直認為當按下快門時,我並沒有太多的想法,單純只是想拍,就是『想拍』而已。但往往都是事後在用所謂的聯想法串連。但是這樣似乎與創作的思維是背道而馳的。我想我的窘境就是在此。即便是可以拍出美輪美奐的照片,但一開始產生這些影像時,就沒有賦予它存在的思想,所以我認為我的照片是沒有生命的。

也許是我在還沒學會走路之前就想飛了,有一個前輩指點說:『如果真的覺得是這樣,那何不在當下面對被攝影的對象或環境時,嘗試忍住不拍,先想想這個畫面給你的感受,當你感受到了 當你有思想了 再按快門吧。』,聽起來似乎是簡單,不過老邪想跟老師說&

老師&. 原諒我沒辦法忍住!!

我發現我還是忍不住會想要拍ㄝ,因為我怕錯過了當下這一秒,我眼中的那個景就已經沒辦法再重演了。有思想固然是重要,但是 小鳥不等我 太陽不等我 妹妹更是不等我.. 唉~思想 藝術 好遠喔&

臉書討論看板

則討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