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原本不在意的感觸與那些原本以為的真相,就好像是海洛因毒品。

一步一步的把那些侵蝕靈魂的毒品瘋狂的往體內注入之後,我似乎得到了暫時性的快樂。
散落在腦海記憶中的碎片。
如今一塊塊的都浮現出來,似乎可以拼湊出一個故事。
回想起那些話語,像是一幅輕描淡寫的水彩畫,不曾激起過任何懷疑的漣漪。
此時此刻的雙手正努力的試圖拼出原本以為的那幅畫
不斷的撥弄、不斷的翻閱、不斷的尋找
那些曾經自以為握在手上的 似乎如今蕩然無存
眼前這些從記憶中那些碎片的表情、言語 、傳聞、鋪呈、乃至安排。
我好像完成了
眼前呈現的應該說是一面鑲著玻璃碎片的畫框
而我站在這之前,浮現出來的來的卻是一幅 Munch ‘s The Scream 的自畫像

嗯 , 這是一幅屬於我自己一手打造出來的拼圖

 

 

 

臉書討論看板

則討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