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邪晚上整理前陣子拍的照片,看到了這一張照片,才想起當下為何拍這張照片的原因,這裡其實是安平老街內的一個轉角,老邪在這裡坐了約快十五分鐘,並非是景色吸引著我,也不是特殊的擺設陳列,而是從這窗簾後面傳來的澎湃的音樂聲音。

『嗯. 這不是交響樂嗎?』我心裡面這嘛嘀咕著,並非在心中有去設限什嗎樣的水平,而是覺得此時的樂章配合老邪的一個人很悠閒的拍攝心情,實在是很好的呼應。

所以老邪就坐在這花貓顧的店外面一下下,順便放下心情好好的瀏覽了一下這間店主人的心思擺設。仔細去看發覺主人真的很用心在照顧店周圍的盆栽與小飾品擺設,相信應該也是個雅緻的書卷人。

在約十五分鐘後,老邪覺得當下的心情可能跟這窗簾後的神秘人一樣,相信一定是輕鬆且愉悅。老邪拿起相機正想往下一個路口走去時,此時無可救藥的想像能力又開始作祟,我開始在想這神秘人應該是一個怎樣的人的同時。

ㄟ 音樂停了,我在想可能是主人發覺到窗外有人不好意思的把音樂給關小了,正當起心動念之刻,我看到了一個年約五十歲的婦女,他的穿著並不是很起眼,有點類似鄉下歐巴桑常穿的角格子寬鬆衣服與七分褲,端著一鍋菜從這房子邊的小門走出來。

呵呵 此時婦人示意跟我笑了一下,老邪這時心中的愉悅其實是更勝剛才,只能說一個人的心情是否快樂以及生活的品質,其實與貧富、物質、環境無太大關連的,而是端看生活的態度與心靈的深度。

你想怎嘛去經營自己的生活,要讓自己快樂或是不快樂,也是一念之間而已喔。

臉書討論看板

則討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