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山築夢

里山築夢的啟端

這幾年來一直懷抱著歸隱山林的一個想法,從原本租地開墾到最後買地,這一大片的荒蕪但確認的是肥沃。因為靠夭這草也長太快了吧,才跟翻過一次也不過一個月半,已經又是半人高了。 初步想法,先整地拉水源吧,沒有水源要做啥似乎都不大可能,此外還要...

妖言惑眾

純藍與棉花的遐想

有時 期待自己是那一片雲 可以不受工作拘束 不受人情世故的羈絆 但事實上 終究我還是那個仰望天空的人

妖言惑眾

拼圖

似乎原本不在意的感觸與那些原本以為的真相,就好像是海洛因毒品。 一步一步的把那些侵蝕靈魂的毒品瘋狂的往體內注入之後,我似乎得到了暫時性的快樂。 散落在腦海記憶中的碎片。 如今一塊塊的都浮現出來,似乎可以拼湊出一個故事。 回想起那些話語,像是一...

妖言惑眾

誰禁錮了我

一直在想是不是誰誰誰禁錮了我,其實我是一個很有脾氣的人 一直這樣認為最討厭被人綁著限著 但是回頭一看 原來那個綁著我 拉著我 捆著我的   是他 我擺脫不了 也逃不開 最後似乎只有躲進了黑暗無月的時候 才能短暫的脫離他的魔掌 ...

妖言惑眾

一年一年的過去 一年一年的到來

這樣的也可以算到四十根手指頭了。 多了什麼呢?又少了什麼呢? 嗯 其實自己是知道多了什麼,也知道少了什麼。 但是就是不願意面對, 就當是逃避吧 問題其實還是一樣存在, 無解的話題一樣纏著和著 從有力氣想去扭轉 到無知覺似的看著 一直安...

妖言惑眾

心中的時光隧道|你想回到過去或者未來?

禮拜天帶著一個閒晃的心情,來到了高捷的美麗島站,我攝了這一張照片,長長的延伸處以及兩排黃暈的燈光,我就這樣在捷運通道上來回走了一趟,裡面想著,如果此時有一個小叮噹的任意門,讓我在開啟的那一剎那間,可以帶我到我想去的地方。那我想去那邊呢? 其實我...

妖言惑眾

LOMO是種態度呢?還是只是一種攝影器材的分類?

但如果堅持只是為了LOMO而去買台LOMO底片機,或者為了LOMO這個STYLE而忽略了拍攝的出發點。那我想也就不必了,當然此時有可能路過的人看到會跳出來罵說你懂啥,『底片』呈現出來的味道是數位無法達到的,這個我也認同。唉~但是為了LOMO的STYL...

妖言惑眾

是快樂還是不快樂/無關貧富

老邪晚上整理前陣子拍的照片,看到了這一張照片,才想起當下為何拍這張照片的原因,這裡其實是安平老街內的一個轉角,老邪在這裡坐了約快十五分鐘,並非是景色吸引著我,也不是特殊的擺設陳列,而是從這窗簾後面傳來的澎湃的音樂聲音。 『嗯. 這不是交響樂嗎...

胡搞瞎搞

你想讓生命再重來一次嗎?

這是一個沒有戰爭的和平世界,然而人類為了切實地體驗和平的感覺,竟發明出了用于觀賞的表演性戰爭。在這假戲真做的槍林彈雨中,依然有殘酷的傷亡。駕駛戰斗機搏擊長空的是特殊戰士“基爾多雷”。他們的肉體駐留于青春期狀態,不老不死,而并未停止成長的內心卻有著比普...

胡搞瞎搞

聽人說藝術.那藝術是個什嗎東西

聽人說藝術, 而老邪的自知之明告訴自己說,藝術這兩個文字是老邪一輩子也沒辦法瞭解的東西,這幾年隨著年紀的增長下來,慢慢的對藝術有新的看法,就好像攝影一樣,其實人人都有藝術的天分,而是在於有沒有思想。常常喜歡問老師一個問題,是先有照片才有標題,還是先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