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C
Tainan
星期二, 3 月 17, 2020

地球的雙胞胎被證實 距離600光年

根據外電報導,天文學家已證實發現一顆與地球極其相似的星球,適合居住。這顆星球名稱為Kepler 22-b,距離地球600光年,是地球的2.4倍大,溫度約為攝氏22度。 Kepler太空望遠鏡小組更推論,由於Kepler 22-b距離它的「太陽」不遠也不近,故此星球上可能有水。目前天文學家對於Kepler 22-b的組成仍未知,希望探測出該星球究竟是由岩石、氣體或是液體組成。 外媒指出,Kepler 22-b是目前「類似地球行星」內離地球最近的一個,也是第一個透過其他太空望遠鏡證實存在的第一顆太陽系外類地球行星。外媒預估,未來將有更類似地球行星受到天文學家確認。 kepler 22-b是kepler小組今年2月報告的54個「類地球星」之一。

開始覺得很餓

開始覺得很餓 我的朋友們啊 謝謝你們不斷的餵食 才有辦法滿足貪吃的靈魂 相片透過 FACEBOOK上源源不斷的分享 我不斷的吸食著那些游離在身邊的營養份子 我很貪婪的品味咀嚼著 希望把那些我不曾吃過的 通通吞下 消化它 讓它變成我身體的一部分

一年一年的過去 一年一年的到來

這樣的也可以算到四十根手指頭了。 多了什麼呢?又少了什麼呢? 嗯 其實自己是知道多了什麼,也知道少了什麼。 但是就是不願意面對, 就當是逃避吧 問題其實還是一樣存在, 無解的話題一樣纏著和著 從有力氣想去扭轉 到無知覺似的看著 一直安慰著自己 手中現在握著的 其實已經是別人的一個夢想 咬著牙 一直還在找能夠逼自己征戰下去的方向 一山一城的攻略 也許只有這樣 才能讓腦子別有太多的空餘的思考空間 嗯 一年又過去了 那些其實都還在 沒有改變過 嗯 一年又已經開始 眼前方向的那座山那座城好像有點高 微笑著 不知道 反正不都是得一直這樣下去嗎? 有差嗎? 自己這樣告訴自己 2012

拼圖

似乎原本不在意的感觸與那些原本以為的真相,就好像是海洛因毒品。 一步一步的把那些侵蝕靈魂的毒品瘋狂的往體內注入之後,我似乎得到了暫時性的快樂。 散落在腦海記憶中的碎片。 如今一塊塊的都浮現出來,似乎可以拼湊出一個故事。 回想起那些話語,像是一幅輕描淡寫的水彩畫,不曾激起過任何懷疑的漣漪。 此時此刻的雙手正努力的試圖拼出原本以為的那幅畫 不斷的撥弄、不斷的翻閱、不斷的尋找 那些曾經自以為握在手上的 似乎如今蕩然無存 眼前這些從記憶中那些碎片的表情、言語 、傳聞、鋪呈、乃至安排。 我好像完成了 眼前呈現的應該說是一面鑲著玻璃碎片的畫框 而我站在這之前,浮現出來的來的卻是一幅 Munch 's The Scream 的自畫像 嗯 , 這是一幅屬於我自己一手打造出來的拼圖      

暗夜的你 太過匆匆

暗夜的你 太過匆匆 其實我並非是怪叔叔 不過我也很難解釋為何毛毛雨夜裡 為何我會拿著一台相機四處遊蕩 四處狩獵著靈魂

開始學習當一隻流浪的狼

開始學習當一隻流浪的狼 用狼的高度重新審視過我居住的這個城市 還不是很適應所謂的狼性為何 但基於要逃離壓抑著我的那份情緒 確實有幫助到我

Win 8 beta提前報到 ARM平板無傳統桌面

微軟可能會提早在2012年二月釋出Windows 8的第一個公開beta版本,根據熟悉該公司的人士指出,至於這個微軟重要的下一代作業系統的完全與出貨日期目前仍是未定,但以Windows 7的釋出演進過程來推斷,Windows 8的完整RTM版本可能會在六月問世。 如果這項推測是正確的,Windows 8可能會在第三季末或第四季推出,剛好在2012假期季之前,使得合作夥伴們有足夠的時間搭配該OS與其PC及平板一起推出。相較之下,微軟在2009年一月釋出Windows 7的第一個公開beta版本,最終版本則是在十月上市。 目前並無法確定beta版會納入哪些功能,因為功能的組合會依推出時哪些元件已經經過公開測試而定。 Windows 8的開發者預覽版本早在今年九月底就已經釋出,但微軟一直在進行變動,而且許多新功能也預定在beta版與最終版本才推出。微軟已經在官方的Building Windows 8部落格中描述了部分功能,包括更佳的記憶體管理、針對工作管理員與Windows Explorer的變動、搜尋強化等。 其中一項飽受用戶批評的特殊功能是它的新Metro開始畫面,它是很類似Windows Phone使用的觸控最佳化介面。微軟表示Metro只是重新思考了使用者與Windows互動方式下的產物,而且使用者也可以輕鬆切回到傳統桌面環境,但許多人仍擔心以它做為非觸控式裝置的內定開始畫面並不合理。 目前另外有傳言指出在採用ARM架構處理器的Windows 8平板之上將不會納入傳統的Windows桌面,這些裝置將會僅使用Metro使用者介面以及專為其撰寫的程式。

純藍與棉花的遐想

有時 期待自己是那一片雲 可以不受工作拘束 不受人情世故的羈絆 但事實上 終究我還是那個仰望天空的人

是快樂還是不快樂/無關貧富

老邪晚上整理前陣子拍的照片,看到了這一張照片,才想起當下為何拍這張照片的原因,這裡其實是安平老街內的一個轉角,老邪在這裡坐了約快十五分鐘,並非是景色吸引著我,也不是特殊的擺設陳列,而是從這窗簾後面傳來的澎湃的音樂聲音。 『嗯. 這不是交響樂嗎?』我心裡面這嘛嘀咕著,並非在心中有去設限什嗎樣的水平,而是覺得此時的樂章配合老邪的一個人很悠閒的拍攝心情,實在是很好的呼應。 所以老邪就坐在這花貓顧的店外面一下下,順便放下心情好好的瀏覽了一下這間店主人的心思擺設。仔細去看發覺主人真的很用心在照顧店周圍的盆栽與小飾品擺設,相信應該也是個雅緻的書卷人。 在約十五分鐘後,老邪覺得當下的心情可能跟這窗簾後的神秘人一樣,相信一定是輕鬆且愉悅。老邪拿起相機正想往下一個路口走去時,此時無可救藥的想像能力又開始作祟,我開始在想這神秘人應該是一個怎樣的人的同時。 ㄟ 音樂停了,我在想可能是主人發覺到窗外有人不好意思的把音樂給關小了,正當起心動念之刻,我看到了一個年約五十歲的婦女,他的穿著並不是很起眼,有點類似鄉下歐巴桑常穿的角格子寬鬆衣服與七分褲,端著一鍋菜從這房子邊的小門走出來。 呵呵 此時婦人示意跟我笑了一下,老邪這時心中的愉悅其實是更勝剛才,只能說一個人的心情是否快樂以及生活的品質,其實與貧富、物質、環境無太大關連的,而是端看生活的態度與心靈的深度。 你想怎嘛去經營自己的生活,要讓自己快樂或是不快樂,也是一念之間而已喔。

原來真正的解痛方式,就是不斷的再讓它痛下去。

一直在跟自己對話,一直刻意的重複的看著影像。我刻意的張大眼睛的看著每個細節,我甚至刻意把每一個影格放到最慢,其實我知道我在看的並非是影像。其實是刻意透過這種方式來折磨自己。 有點像拿刀似的劃著自己的神經。不斷重複重複重複的侵蝕著劃下割痕,十次 五十次 一百次 直到我沒感覺為止。 信仰被摧毀的感受不斷的轟炸著大腦,突然間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坦白說我也分不清楚了。腦海裡 A 一直跟我說,這一切本來就是正常的,因為並沒有任何立場也沒有任何資格。對於你無法承諾的也沒有立場要求任何忠誠與互相。所以這一切只是合宜且理所當然的會發生。 繼續讓影片不斷的重播,細節的聲音已經慢慢淡了,影格重複下所給我的撞擊似乎也慢慢的沒感覺了...